返回

轮暴旅行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xcsdh.com  http://xrw8.xyz


夜己深了,杰夫躺在浴缸里,阿莎丽躺在他身上,静静地任水温暖地浸着身体,他的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乳房。一只手轻轻把玩她的阴唇。他在慢慢述说,她在用心倾听——“我是一个名叫‘SM共济会’的虐恋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是由世界各地一些有钱有势的、喜欢SM的人组成的,非常隐秘,同时有着不可思议的势力,要被严格地审查才能成为会员。成员之间都互不相识,它的全部活动由一个神秘的委员会通过电话安排。这个组织有一项很有特点的活动:每年。

  它会把几名会员分为一组,通过抽签的方式选中其中一名会员,由他安排一名女奴到各会员所在国家旅行,参加他们安排的性虐游戏。今年,我被抽中了。”

  “你的意思是——”阿莎丽紧张起来。她可以让心爱的人占有、控制、折磨自己,但难以接受被陌生人任意处置。这也是她从没到SM俱乐部寻找过伴侣的原因。

  “我本来己经和公司一个喜欢SM的模特说好,由她去做这次旅行,毕竟,那是两百万美元的收入啊。”

  “本来?两百万美元?”阿莎丽很奇怪。“SM共济会的要求是:女奴必须具有出众的身材和美貌、受过良好教育,而且要至少完成三站旅行才能选择退出,全部完成则可以获得两百万美元的奖金。如果失约或在三站以前退出,派出她的会员将被处以五百万美元的罚款并终身取消会员资格——很遗憾,这位模特在这次灾难中丧生了。我现在不可能马上找到符合条件的人选。”

  “这种旅行有危险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奖金和苛刻的条件?”“事实是。的确有女奴在她们的旅程中彻底消失了。虽然为数不多,但的确发生过——这也是我准备交纳罚款,也不考虑让你去旅行的原因。

  我爱你,阿莎丽。从你进公司那一天起,你就深深印在我心上了。““噢,我的爱人。”阿莎丽喃喃细语。她被他迷醉了,她决定了,“我说过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哪怕付出生命。我想这会是一次奇妙的性虐之旅,让我去吧。“

  “哦不,我绝不能让你离开我身边,绝不会让你去冒任何风险!”“亲爱的,你现在己经够烦了,公司那么多事等着你处理。让我为你分担一些烦恼吧,我会很开心地回来的。再说,不是还有两百万的奖金吗?现在我很需要钱啊。“争了一阵,杰夫终于勉强地同意让阿莎丽进行这次旅行。“那你得在后天动身。”

  清晨,杰夫从口袋里拿出手铐钥匙,把阿莎丽僵硬的双手解放出来,“你怎么就天真地以为,这副手铐只有一把钥匙呢?”

  “这个坏家伙。”一边活动着无知觉的手臂,一边注视着杰夫的远去,阿莎丽快活地想。现在,她得收拾行装,准备即将到来的旅行。说实话,她害怕,但一想到是为杰夫做这一切,她就觉得骄傲,就压抑了对未来的恐惧。

  “他们会安排些什么样的性虐活动呢?”在去机场的路上,阿莎丽仍不安地问杰夫。“我不知道。整个旅行的刺激之处就在于此——会员可以在女奴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做任何他们高兴的游戏,而且她必须绝对地配合。不要紧张,亲爰的,我相信你会平安并且快乐地回到我身边。相信我。“阿莎丽的第一站是位于南美的哥伦比亚。办好登机手续,和杰夫依依话别,她走向侯机室。望着她渐去的身影,杰夫满意地笑了。

  哥伦比亚的炎热出乎阿莎丽想像,一走出机场,她的背上就满是汗水了。拿出杰夫给她写有联系人电话的纸片,阿莎丽拿起路边的公用电话。“啊,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高兴了,我正盼望着你的到来。我是阿斯达,欢迎光临哥伦比亚,阿莎丽小姐。呃,很不巧,我正在召开一个会议,你可以在机场等我两小时后亲自来接你。或者,你坐车到*** 来找我?”阿莎丽决定自己去,她可不想在这样烈日当头的下午一个人傻傻地等两个小时。

  开过来一辆巴士,在确定司机能把她送到目的地后,阿莎丽上了车。车上只有六、七名乘客,看样子都是从外国来旅游的,阿莎丽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来。

  “一个自大的男人。”阿莎丽这样判断即将要见面的阿斯达。从他说话的语气及“召开会议”、“亲自迎接”之类用词,她肯定他是政府官员或公司首脑级人物。

  “反正,不是有财就是有势吧……”车里舒服的空调让她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中,阿莎丽隐约听到了枪声。睁开眼,她发现车子已经停在路边,车上站着两个身穿迷彩服、手里拿着武器的军人,车的四周,有几十名同样打扮的人,不远处停着几部越野车。阿莎丽不明白怎么回事。

  两名军人扫了一眼车上的人,严厉地发话了:“我们是哥伦比亚反政府军,你们现在已成为我们的人质。你们必须无条件听从我们的命令,否则我们将不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在枪口下,阿莎丽和其他人一起低下头,双手背到背后,被戴上手铐,蒙上双眼,然后走下巴士,被塞到越野车里,疾驰而去。

  车开了很久才停下,蒙眼布被取下,阿莎丽发现己身处半山腰,四周是茂密的从林。绑架者用铁链将他们的手铐串在一起锁上,命令他们排成一行,然后驱赶着他们向丛林深处走去。阿莎丽在人群中跌跌撞撞地走着,高跟鞋早不知扔在何处,出门时特意穿上的短裙也被无处不在的利蓬挂得支离破碎,腿上已满是血痕。而身后的军人还不时用木棍敲打她的后背、臀和大腿,催促她快走。

  阿莎丽万分后悔先前的决定,早知道哥伦比亚是如此危险的国家,她一定会老实地呆在机场等阿斯达来接的。而现在,她竟然在性虐之旅尚未真正意义上开始前成为人质,能否保住性命都不知道。现在的阿斯达说不定正在焦急地等着她呢。阿莎丽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了好几个小时,他们终于来到山凹中的一个营地,被关到一个木棚子里。

  阿莎丽看到有三个人被四肢反绑躺在地上,似乎己奄奄一息。她走过去,关切地询问其中一位。“我们是美国人…他们…他们仇恨美国人…我被折…折磨了三天……”听着对方断续的回答,阿莎丽心凉了——双重国籍的她这次用的是美国护照。

  黄昏,吃过难以下咽的食物,阿莎丽一群人被赶到一块空地上坐下,被搜走护照和身上的全部物品后,一个首领模样的人说话了:“我们邀请你们来的目的是向哥伦比亚政府索取一千万美元现金,在政府同意我们的要求之前,你们会一直呆在这里。任何逃跑和反抗的企图将危及你们的生命。”他翻看着他们的护照,“呃——美国人!”他扫了一眼众人,“谁是戴维。史蒂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站起来。

  “让他在树下过夜。”首领命令。两个士兵把戴维拉到树下,把他双手反绑,吊到树杈上伸下来的铁链上,仅有脚尖能着地,很快,他就发出痛苦的叫声。

  “没办法,谁让他是美国人呢。”首领歉意地向惊恐不安的众人耸耸肩。

  “哦,又一位——阿莎丽。斯蒂尔?”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阿莎丽吓坏了,她颤颤惊惊地站起来。“美丽的美国婊子——”首领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阿莎丽被她看得汗毛倒竖。

  把其佘的人赶回木屋,首领把阿莎丽带进一个帐篷。剥光她身体后,他用绳子把她绑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式:双手从后面经腿大腿内侧穿过,紧紧地捆在脖子后面。阿莎丽感到腰似乎被折断了,大张的两腿把下部完全地暴露出来,被双手勾住脖子的头部被最大限度地贴近下部,她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阴部的一切。

  首领拿出一个葫芦和一根木棒,在一个盛放辣椒粉的盆里仔细蘸了蘸,然后把葫芦塞进阿莎丽的阴道,把木棒捅进了她的肛门。眼睁睁看着它们插进自己体内的阿莎丽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首领惬意地点起一支大麻,坐在椅子上兴致勃勃地盯着在地上惨痛哀嚎的阿莎丽。

  阿莎丽凄惨的叫声在山谷里回荡,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在凝神倾听,怀着各种心情,或同情,或恐惧,或兴奋,就连被吊绑在树下、不断发出痛苦呻吟的戴维,也停止了自己的声音,用心倾听着帐篷里的一切。

  阿莎丽正在痛苦地挣扎,身体内仿佛有一把点燃的火,从下部不断地向她的腹部、胸部、头部烧去,遍布全身。她只能用疯狂的叫声来舒缓辣椒粉带来的剧痛。才十多分钟,她周围的地上全是她滴下的汗水。

  她腹部、大腿根部的肌肉剧烈地抽搐着。首领似乎觉得这一切还不够,他站起身,在她后腰上绑上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棒,这样,阿莎丽忍受不住疼痛而向左右侧倒身子时就被木棒限制住,于是只能始终背部着地。

  首领使劲踩了一下阿莎丽的脚,她象不倒翁一样前后摇摆起来——这就是这种捆绑方式的乐趣所在,阿莎丽身体的重心全在弯曲着地的背脊上,木棒消除掉她侧倒向两边的可能后,任何外力对她身体的作用都让她只能这样前后摇摆。而插在她肛门内的木棒有五十多公分露在体外,当她身体向前倾到一定程度,木棒就会抵在地上,迫使她的身体往后摆。木棒每接触一下地面,就往阿莎丽肛门里推进一两公分,她怀疑直肠已经被她捅破了。痛苦迫使她发出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这样玩了几次,首领似乎听腻了阿莎丽的惨叫,他把很大一团布费劲地塞到她嘴里,外面用绳子狠命地捆了几圈,于是,她连喊叫的能力都失去了。连续不断的剧痛早己令阿莎丽神智模糊,除了喉咙里发出的哀鸣,她只是茫然的盯着眼前自己阴道中露出的半截葫芦——可怜的怎么会想得到,清晨还躺在杰天温暖的怀里,夜晚便在异国忍受地狱的煎熬。

  两小时后,首领把葫芦和木棒拔了出来,解开阿莎丽的绳子,接着把她两手分开仰面捆在桌子上,两条腿也大大分开,吊在帐篷的支架上。

  没有半点力气的阿莎丽任由她摆布自己的身子,没有了葫芦和木棒的折磨,虽然仍是疼痛,但比先前好受许多。首领拔出军靴里的匕首,用锋利的刀刃削去葫芦的底部,然后又把它插进阿莎丽的阴道。

  仍然被堵着嘴的阿莎丽又感到灼热的痛苦袭来,她惊恐地扭动着身子。

  首领在她腰上加了条绳子,让她在桌上不能动弹,然后提起一桶水,从做成漏斗的葫芦灌进了阿莎丽的阴道。阿莎丽的腹部飞快地胀起来,鼓成了小山包似的一团。首领用力在她小腹挤压,混着辣椒粉和血丝从她阴道喷出。这样反复几次,看看喷出的水中再无明显的辣椒粉痕迹,首领满意地住手了。尽管水灌入腹内是沉甸甸和冰冷的感觉,阿莎丽非常难受,但她还是明显地感到,随着水流的不断注入和喷出,辣椒粉对身体的伤害在逐步渐轻,于是她也配合着努力挤压阴道,希望能快点清洗干净。

  结束了对阿莎丽阴道的清理,首领解开裤子,把阳具对准她的阴道插了进去。

  阴道出奇地热,残留的辣椒成份让他的龟头火辣辣的,更加兴奋,他粗鲁地抽动起来。阴道被插入对阿莎丽无异再次受刑,刚平息一点的疼痛再次袭遍全身,尤其肛门,因为直肠里还有大量的辣椒粉,每一次抽插奎动直肠壁产生的痛苦都让她的肌肉痉挛。无法抑止的痛苦中,阿莎丽失去了知觉。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轮暴旅行

3.0分

3.0分 暴露女友之温泉旅行

3.0分

3.0分 暴露女友之长途旅行 -

3.0分

3.0分 暴露女友之温泉旅行 -

3.0分

3.0分 淫乐旅行团之轮奸陷阱

3.0分

3.0分 淫乐旅行团之轮奸陷阱

3.0分

3.0分 轮暴

3.0分

3.0分 被轮暴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xcsdh.com  http://xrw8.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22 博狗资源 All Right Reserved.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