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则天午后多淫荡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xcsdh.com  http://xrw8.xyz




武后借故把太子贬为庶人,取其子之位而代之,改自己的名字为明,改国号为周,改元天授,自称神圣皇帝,而中国历史上就这么出现了一个,真正名实相符的女皇帝了。



故当武则天即位之初,很多人都群成反对,如柳州司马英公李敬业,自称匡复上将,与唐之奇、骆宾王等人,就召了十余万人在扬州起兵,并出檄各州县,历数其败德秽行。檄文里有一段说:“…伪临朝武氏者,人非温顺,地实寒彻;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泊乎晚节,秽乱春宫,密隐光帝之私,阴图后房之嬖,践元后于翚翟,陷吾于聚鹿,杀姊屠兄,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包藏祸心,窥窃神器,君之爱子,幽之于别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一坯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对于武则天的罪孽,可以说骂得淋漓尽致。



武则天看了这份檄文以后,不但不气愤,反而连连质问这份檄文是出自何人手笔?左右回答说:“是出自骆宾王的手笔。”并告诉他骆宾王和王勃、杨炯、卢照邻,号称当代四大才子。



当下,武则天就切责自己说:“有这样的人才竟不能用,这是我自己的过错啊!”因而深自引咎。这种雅量,有几位男性皇帝能够赶得上?



※※※※※※※※※※※※※※※※※※※※※※※※※※※※※※※※※※※



自从武则天称帝以后,她也像其他男性帝王一样,蓄有男宠,名为“面首”,其中白马寺的庙主,薛怀义尤其为她所宠幸。



薛怀义原是洛阳城的市井无赖,本名冯小宝,他曾公然在洛阳街头,以阴吊百斤之功卖艺。武则天为了让他方便于宫中行走,特命他改名薛怀义,且要他剃头为僧,入主白马寺,再令太平公主的驸马薛绍认为义父,使薛怀义的身份提高,进出皇宫。



薛怀义是个小人,当然不免有些恃宠而骄,竟在朝堂之上自由来往,把一切人都不放在眼里。



有一天,薛怀义与当朝宰相苏长嗣在朝当上遇见了,他居然还是傲岸自若,不加回避,苏长嗣对于这个无耻小人,早已咬牙切齿痛恨至极,看见他那种傲慢的样子,更加愤怒,立即命令左右拖住薛怀义,掌了他几个嘴巴,把薛怀义打得鼻青脸肿的。



薛怀义吃了这样的苦头,当然要去哭诉了,随即奔往武则天正在午休的寝宫,不经通报,迳往床榻前。



武则天的寝宫,除了同于一般寝室所需的摆设之外,不同的是周围都是铜镜,甚至天花板也是,就像现在宾馆里的镜宫一样。翻云覆雨之际,不但交欢之乐,更可“观摩”姿态表情,真是一种价格,双重享受。



武则天面里背外,弓身屈膝的侧躺着,轻微的起伏似已熟睡,薛怀义不敢惊动打扰,蹑手蹑脚走近床边。薛怀义分开纱帐,只见武则天轻衣薄衫,玉体横陈,玲珑剔透的身材隐约可见,由不得淫心大起,胯下勃起物已将裤裆撑得活像帐篷似的。



薛怀义轻轻地把武则天的裙角往腰上掀起,露出匀称雪白的玉腿。再一瞧,‘哇!’薛怀义暗叫一声,武则天的阴户竟然湿漉一片,晶莹的淫液濡湿了外翻的阴唇,让微开的洞口更显得猩红触目。‘敢情是白日春梦!’薛怀义暗忖着。



薛怀义顿时淫欲高张,即刻掏出肉棒,左膝高跪、右腿跨过,手扶肉棒从武则天后面,‘滋!’的插入屄穴里,一顶到底。这招是【洞玄子】所述的“鸳鸯合”,插得是既深且密。



“啊!喔!”武则天果真是正做着春幻淫梦,在屄痒心燥之际,薛怀义这一插真有如冬寒乍暖、闷夏遽雨。武则天尚未全醒,却也缩腹扭腰摇将起来。



要知道这薛怀义之所以被武则天所宠,乃因他的肉棒真是粗又长、耐久有劲,交欢的花样更是层出不穷,每每让武则天均是高潮迭起、尽兴而罢。这个姿势让薛怀义抽送之势方便至极,长抽长送之际还可深抵着转两转,抽插、磨转得武则天浪叫连连,告饶不已。



当一切激情慢慢归于平静,薛怀义与武则天双双侧卧,薛怀义从背后抱着武则天,让肉棒仍在蜜穴里温存,双手温柔的揉搓着丰乳。薛怀义撒娇的说着委屈的经过,告了宰相苏长嗣一状,要武则天帮他出头。



武则天听了,却只温言安慰地说:“阿师以后从北门出入好了,南牙是宰相往来的地方,你还是不要去冒犯他们吧!”武则天这种处理的方式,也是极为明智的,他觉得大臣是要替她办理国家大事的,决不能因为得罪她的嬖幸,而加以责罚,这不仅表示她气量宽宏,也是他对公私界限分辨得十分清楚的地方。



※※※※※※※※※※※※※※※※※※※※※※※※※※※※※※※※※※※



继薛怀义之后,武则天续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二人。他俩都是既年轻又英俊,每日陪在武则天身边,让薛怀义看得眼红,愤而泄漏宫中私秘,而致引来杀身之祸。



武则天还特置“控鹤府”,为张易之兄弟以及其他的嬖幸,安插官职。未几,同平章事狄仁杰上奏请废,武则天照准,只是张易之兄弟未退。



狄仁杰乃再谏道:“…臣之请撤控鹤监,不在虚名,而在实际。今控鹤监之名虽除,而二张仍在陛下左右,乃极为盛名之累。陛下志在千秋,有此污点,殊可惜焉!愿去而远之…”武则天竟也不恼不回,笑着说:“朕嬖二张,实为养身之计也!”武则天继续说她的歪理:“朕躬侍奉先皇,生育过繁,气血耗衰,因而病痛时相缠绕,参茸补剂未见其效。沈南璆曰:‘约血气之衰,非草木所能为力,惟有采取元阳,以培根本,则阴阳合而气血充矣。’朕初以为妄,且试行之,不久血气渐旺,精力充沛,此非文饰欺人,二齿脱落而再重生即可证。”说罢,张口把再生的二齿给狄仁杰看。



狄仁杰心想武则天心不可回,再奏道:“游养圣躬,亦宜调节;恣情纵欲,适足贻害!然臣知陛下非秦、胡二后可比也,请陛下嗣后勿再新进面首嬖宠。”武则天笑答:“卿言甚是!”此后,真无再进新嬖。君臣在朝堂上,以猥亵言词奏谏面首男宠之事,可说是旷古绝今。



这种接纳嘉言,勇于自责态度,在武则天主政时期,是屡见不鲜的。甚至她后来要传位给她的侄儿武三思和武承嗣,这种大事也因为听了李昭德和狄仁杰的劝阻,而幡然悟悔。武则天深知狄仁杰躬忠体国,往往曲意相从。



当狄仁杰年事已高,想告老还乡,武则天总是恳切慰留,不予批准,上朝时往往不让他屈膝跪拜,而且对他说:“每见公拜,朕亦身痛。”这种体恤入微的待遇,使狄仁杰感激涕零,愿意为她辅弼到底。武则天为了表示对狄仁杰的敬重,往往称他为国老,而不叫他的名字。



狄仁杰老病逝世时,武则天为涕泣泪下的说:“朝廷空矣!”以后遇见不能解决的大事,她就感叹说:“天夺吾国老太早邪?”



※※※※※※※※※※※※※※※※※※※※※※※※※※※※※※※※※※※



当武则天老病甚笃的时候,宰相张柬之和大臣崔玄暐、敬晖、桓彦范、袁恕已等人,见她所宠爱的张昌宗和张易之兄弟,阴谋篡夺帝位,乃出其不意的除此二人和他们的党羽,请求武则天传位给庐陵王,让中宗重行复位。



武则天也表示同意;而中宗仍尊她为“则天大圣皇帝”至此,唐朝的国号又恢复过来。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则天午后多淫荡

3.0分

3.0分 淫荡的午宴

3.0分

3.0分 淫乱秘史系列─武则天

3.0分

3.0分 午后的幽会-淫妻奸情

3.0分

3.0分 淫荡多表现出来

3.0分

3.0分 下课后淫荡学姐 -

3.0分

3.0分 武则天

3.0分

3.0分 武则天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xcsdh.com  http://xrw8.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22 博狗资源 All Right Reserved.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