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风拂过的盛夏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xcsdh.com  http://xrw8.xyz

这是个微风拂过的盛夏,淡金色的阳光懒懒地晒在我身上,我滚了滚身子,继续香甜地睡着。只是窗外呱噪的蝉鸣终于把我从睡梦中拉回现实中来。我懊恼的蹂躏着自己的头发,梦中情人的衣服就剩那条小小的白裤衩了,我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间醒了过来,这人生也实在太悲愤了点吧!!
  郁闷地爬下床,恨恨地想。我将来一定要研究转基因工程,一定要研究出一种只喜欢吃知了的鸟,把所有的知了全部吃掉,让它们乱吵我睡觉,郁闷。不过瞎想归瞎想,当务之急得把窗外的知了给干掉,不然下次再坏我好康的时候,再后悔到撞墙都晚了。
  我匆匆忙忙的换好衣服跟洗漱完了之后,抄了根竹竿便跑到院子里敲起知了来。竹竿抽在树上,啪啪的脆响,把蝉吓跑的同时也把我姐从厨房里招了出来。姐姐穿着她最喜欢的粉红色围裙,一手挥舞着锅铲,一手狠狠地拍在门上,柳眉一竖,高八度的怒骂声伴着"哐"的击打声吼了出来:"小诺,噼里啪啦的在干嘛啊?你再乱来小心我掐死你!这么大的人还这样死皮死皮的,知不知道我照顾你很辛苦诶,不要给我添乱好不好。哎呀呀,菜要糊了。麻烦了,麻烦了。小诺,要乖点喔"姐姐咋呼呼地跑出来,又咋呼呼地跑回去,只留下个娇俏的鼻音院子了荡漾,我无奈地摇摇头,又被姐姐华丽地打败了。家父和家母在我们小时候就因为工作的原因搬到外地去了,把跟姐姐邻居家照顾,除了过年的时候会回来之外,平时只是按时把钱打到姐姐的卡上之外给我们打几个电话就算是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了。那年我姐12岁,我才10岁,虽然姐姐神经有点大条,可是心气很高,不太愿意接受邻居家阿姨的照顾,说是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于是刚开始的时候,我被逼着跟姐姐一起吃那些姐姐兴高采烈做出来的滋味古怪的饭菜。我能够健康地活到现在还真的多谢邻居小妹偷偷塞给我的点心。虽然姐姐现在的厨艺大涨,不再会做出以前的杀人料理,但是童年那惨痛的回忆还是那么的不堪回首。
  姐姐16岁生日的时候,我特地用做兼职赚了的钱买了条印有可爱小猪图案的粉红色围裙送给她。我和邻居小妹窃笑着把礼物给她的时候,姐姐满脸笑容的把围裙当场穿上,然后久别了的杀人料理重出江湖,我跟邻居小妹都被姐姐威逼着吃了不少。而且姐姐还仗着掌握着财政大权和厨房使用权的,让我接下来的那个月里天天做着不一样的噩梦,让我深深的认识到什么叫姐姐的权威不容许挑战。如今回想起来,只能是远目了。不过姐姐很高兴的把那件围裙收起来,高兴的时候就穿出来给我们做好吃的。
  姐姐总是把我和邻居小妹当成没长大的小孩子看待,动则就张牙舞爪的说要教训我俩。不过当其他小孩欺负我们两个的时候,姐姐总像护崽的母鸡一样扑过去,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然后凭着自己在家长们历来的好印象,在他们家长那里告个黑状,让他们再体会一次竹笋炒肉的滋味。
  我摸了摸鼻子,乖乖的把竹竿放下,偷偷地摸进厨房,看看有啥东西可以偷吃的。可是还没进门就发现邻家小妹堵在门口,笑盈盈地看着我,"诺哥哥,你又想偷吃了么?"我强撑着瞪圆双眼,"当然不是,我是看你们做饭做累了,特意来帮忙的。怎么能说我是来偷吃的呢。"小妹头一歪,哼个鼻音道,"少扯了,哪次偷吃你不是这么说的。再说你在厨房帮忙还不是越帮越忙,赶紧出去吧。再不出去我可要喊若姐姐帮忙了喔。"我往厨房里探了探头,小声的说,"小纯,偷吃一点点又没什么关系,你让我进去吧。"小纯双手抓住我的腰,头顶着我胸口,哼哼着把我推出门外,"我才不嘞,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能耍你下,我才不要轻易放你进来。"说完还吐了吐舌头,朝我做了个可爱的鬼脸。不过看到我装出来的低沉情绪,叉着腰安慰我,"安啦,饭马上就做好了,不会饿着你啦。真是的,每次都这么猴急。"无奈的我只能找了棵树发呆去,郁闷。小纯是我邻居家的女儿,比我小1岁,从小就是我屁股后面的跟屁虫,我俩一起到处瞎闹腾,小时候小丫头笨乎乎的特可爱,特别听话,不过我们闯祸了的时候却总是我一个人被老姐爆掐,丫还是在边上傻乐。不过现在小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笨乎乎的,不过不听话了,老是做些小恶作剧来折腾我,每次都被我敲爆栗还是乐此不疲。不过话说回来,小丫头虽然脑瓜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不过身上有些地方真的是长大了,真的。
  回过神来已经要开饭了,小纯捏了根草,并腿蹲在我边上,在我脸上撩拨着。我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说了句"粉红色".小纯脸刷的一下红了,甜糯糯的声音都高了个几调,边挥舞着小拳头帮我做背部按摩边喊着,"大色狼!大色狼!"……
  "诺哥哥,下午陪我去爬山好不好?"小纯一边挥舞着筷子打劫我手上的红烧肉,一边闪着星星眼叉开我的注意力。
  "不好,小纯。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要去追我班上的女孩张雨了,没时间陪你瞎闹啊。你们要为我摆脱光棍命运的壮举欢呼呐。"我迅捷地把红烧肉塞进嘴巴,闭上眼睛幸福的体会着那入口即化的香甜爽朗如果冻般的口感,真是爽啊。不过怎么忽然感觉房间里好像一下子冷了很多似的。
  小纯巧笑倩兮地放下筷子,抱着我的说,"诺哥哥,我不管那么多啦。下午一定要陪我去爬山哦。"小纯想无尾熊一样紧紧地抱住我的手,眯着眼睛装成一副陶醉到啥也听不见的样子。
  虽然小纯柔嫩坚挺的酥胸挤压在我手臂上的感觉确实很不错,可是她偷偷在我衣服上擦手的行径还是被我发现了,我惊恐的大喊,"小纯,不要拿我衣服当纸巾啊!一袖子的爪印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呐。"小纯睁开眼,笑嘻嘻地看着我姐姐就是不说话,反正就是搂着我的手不放。姐姐用筷子狠狠地敲了我一记,"下午你敢不陪小纯去爬山,后果自负。回来的时候小纯要是告诉我你欺负她的话,小心你的皮,哼哼。"我在两个女恶霸的压迫下,只能无奈地签下卖身契。我的苦,谁人知;我的痛,何人明呐……说是去爬山,可是那山就是个100多米高的山包罢了,从小到大小纯都不知道拖我爬了多少次了。估计这次又是拉我去她的秘密基地看她养的那些宝贝疙瘩吧。小纯的秘密基地是山腰上的一个10平米左右的小坪,旁边张着一棵梧桐树,浓密翠绿的树冠遮住了盛夏炙热的阳光,山风呼啸而过,送了别样的凉爽。自从小时候我和小纯发现这个风水宝地的之后,小纯就把这里当成了她的秘密基地,勤快的她把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还在这里藏了张毯子,时常躲在这里看书或小憩。
  山风依然呼啸,我无奈地靠在梧桐树上不敢说话。小纯双手死死把我按住,仰着头瞪着眼盯着我。山风吹乱小纯如云的秀发,悄悄的挠动我的心扉。平日里小纯弯成月牙的双眸此刻变成了满月,腮帮仿若刷上了一层胭红,平日里那甜糯糯的声音也好像被山风吹得多了几丝凉意,"哥,你喜不喜欢我?"我笑着伸手摸了摸小纯的亮堂堂的额头,"没感冒啊,怎么忽然问这种胡话。我当然喜欢你了,你可是我最心爱的小妹。"小纯把头埋进我胸口,喃喃道,"哥,你知道我问的是那种喜欢的。""……"冷汗唰的从我背上冒了出来,半响都不敢搭腔。
  "哥,我已经15岁了,不再是小女孩了。"小纯仰起艳红艳红的脸盯着我,抓住我的手放在她青春骄人的高耸上。"我是世上最最喜欢哥的人了,我才不要哥被其他坏女人抢走。"少女的骄傲是那么的柔嫩坚挺,仿如那最可口的果冻般在我掌中变幻着形状,那美妙的手感让我禁不住的搓揉起来,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回过神的时候才嗫嘘道,"张雨她不是坏女人。""我才不管,她要抢走你她就是坏女人!"小纯气嘟嘟地鼓着小脸,愤愤地掐着我腰一下,顺反转了好多下,"让你帮她说好话。""……"我无辜的看着小纯,硬咬着牙,不敢喊痛。
  小纯揉了揉刚才掐我的地方,忽然踮起脚亲了我脸颊一下。"算是补偿你啦。""张雨真的不是坏女人了,她和小纯你一样,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我傻乎乎地说道。
  小纯楞了楞,踮起脚狠狠地用樱唇堵住我的嘴,急切中我俩的牙齿撞在了一起。被吓傻了的我僵在那里,不敢动弹。小纯扭开粉扑扑的小脸,闭着眼大声喊道,"哥,不许你在我面前提张雨那个坏女人!再敢说我就这样把你嘴堵住。哼哼,还有你的初吻已经是我的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不许再打其他女人的主意。不然,哼哼。"小纯静静地靠在我身上,她没有说话,我不敢说话。山风呼呼地吹着,送着这盛夏难得的清爽。闻着小纯如茉莉花版的少女清香,我心跳越来越快,如小鼓一样咚咚地擂着,偷偷的瞄了小纯一眼,她的脸比刚才还红,双眸像是被水朦住了一样,汪汪的。
  "哥,要了我好不好?"
  "小纯,你是我最喜欢的妹妹,我们不能那样。"细密的冷汗爆满了我额头,这下乐子大了。
  小纯脸唰的变得惨白惨白,贝齿咬着樱唇,双手死死地的握着,甚至可以看到爆出的细嫩青筋。她也不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我,眼泪不停从眼眸中淌出。
  看着小纯静静淌出的眼泪,仿佛有双手重重的捏着我的心脏,鼻翼觉得酸酸的。我怜惜的擦拭着她的眼泪,"傻丫头,何必呢。"小纯把头倚在我胸口,双手紧紧的拥住我,无声地抽噎着。我看不见小纯此刻的表情,可是她不停颤抖的如脂玉般曼妙的肩膀和胸口感受到的丝丝凉意告诉我她此刻的心情。山风呼啸,秀发乱舞,凝香逼人,看着我最心爱的小妹在我胸前抽泣,本想用个爆栗敲醒她的我只能无奈地轻抚她的玉背,像安抚着生气的小猫一样安抚着她。良久,才听到她幽幽地说,"哥,要我……"我低下头,轻轻地亲了下小纯的额头,叹道,"小纯,将来别后悔才好。""嗯。"小纯闭着眼,厥着小嘴,仰起脸向着我,用个娇俏的鼻音回答了我。
  小纯红红的小脸像个可口多汁的苹果,眼睛有些红肿,脸颊上有两条明显的泪痕,让人万般怜惜,可是那甜甜的酒窝又让人觉得她是如斯的娇俏,轻轻地吻在泪痕上,有些苦也有些涩。我的手也没有闲着,悄悄地探进了小纯的衣裳,一手直接抚摸着她光滑润手的玉背,一手轻捏着她紧绷紧绷的翘臀。转过身把她轻靠在大树上,慢慢地啜吻着小纯,轻轻地剥下她身上的衣服。
  小纯闭着眼睛,双手虚掩着胸前挺拔的双丸,肩膀微微的颤动着,青春诱人的娇躯在空气展露着她的骄傲,笨丫头嘴虽然倔,可是身体倒是老实,丫头还是有点怕呐。拨开丫头虚掩的双手,两个点缀着鲜红樱桃的少女峰展现在我眼前,如倒扣玉碗般的少女骄傲微微向上翘立着,我伸出手细细地把玩起来,手指间或着轻捻着如红玛瑙般殷红的乳峰。初及时,只觉入手极为绵软,待到搓揉时,又觉分外坚挺;润滑的乳肉从指缝中溢出时如秋蟹浓膏般滑腻,坚实的乳峰在掌心颤抖时仿玉石轻滚般绵痒。这诱人可口的春色、绵滑松软的触感让我忍不住探下头啜咬起那两粒红玛瑙起来。也许是我的把玩让小纯觉得有些瘙痒,有些不适,她如天鹅般抻直那修长白润的玉颈,下意识的颤动着那对诱人的玉峰。但我此时更觉嘴里的触觉是分外的绵软,鼻中满溢的处女乳香是分外浓醇,不经意间陷入更深层次的沉迷当中去了。
  调皮的风儿拂动小纯的发丝,在我脖子上轻快的弹奏着不知名却又曼妙的曲子,酥酥麻麻的感觉分外的美妙。我伸手探入小纯那已经有些潮润的粉红色的小内裤中,稀疏的茸毛摩梭着掌心,有些痒也有些潮,指尖勾入那满溢欲滴的蜜泉中,轻轻一带便带出了满指的春水。我戏弄地把指尖探进小纯的樱唇,有一搭没一搭拨弄着,窃笑着欣赏着她潮红的胴体,"小纯,流口水喽,味道怎么样呐?"小纯乖乖地含着我的指头,玉舌舔弄着浆液,间或地轻咬一口,含含糊糊地嘟囔道,"哥,你真坏!"胯下的怒龙已经涨硬到有些痛楚的地步,可是身下的女孩是我最心爱的小妹,我实在没办法下决心吃了她,只好牵着小纯的手放在我的怒龙上。小纯好像有些害羞,下意识的紧紧一握,柔软温热的小手搓揉着龙头,阵阵酥麻直入脊骨深处。哪儿有压迫,哪儿有反抗,怒龙硬生生的大了个型号,牵带着我觉得我鼻息都燥热了。
  两眼通红的我把小纯轻轻地放在铺着衣物的树上,紧紧地并住小纯的双腿,在腿根处不断地抽动着,龙头不是的点在已经湿透的粉红小内裤上。小纯的胴体虽然不如成熟女人那般丰腴绵软,可是却有着少女独有的娇嫩挺拔,紧拢在的一起的玉腿根处,那种青春稚嫩的气息和触感让我万分的迷醉。也不知抽插了多久,满身潮红,嘴角含着自己玉指的小纯一声长吟,玉腿下意识的抽搐起来,温热的春水浸透过内裤沾染在我的龙头上。滚烫滚烫的龙头一激之下再也忍耐不住冰火两重天般的快感,狂放地喷射起浆汁来。
  整理好衣物的小纯的俯躺在我身上,俏皮地用发梢撩拨着我的脸颊。"哥,背我下去好不好?""不要,你该减肥了,变重了喔。"
  小纯气苦地掐了我一下,"乱讲,人家变重明明是因为有些地方变大了嘛,刚才你还很欢喜来着。人家脚好酸,走不动嘛。哥,背我下去好不好。""不要,我也很累啊,你看我出了好多汗呐。"
  "那我帮你擦吖。"小纯挥舞着手中潮湿的小裤裤,张牙舞爪地要帮我擦汗。
  我惊恐地搂着小纯,把脸藏进她高耸的胸怀中去,大声地喊道,"不要啊,我背你下去就是啊……""哥,你以后要乖乖听我的话哦。"
  "呐呐,再说了"
  ……
  山风轻轻地拂过我们的秘密基地,我俩随意地闲聊着,任凭时间悄悄地流逝,不管那片小小天地外那火热的情怀……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微风拂过的盛夏

3.0分

3.0分 春风拂槛露华浓

3.0分

3.0分 红拂

3.0分

3.0分 红拂

3.0分

3.0分 红拂

3.0分

3.0分 时值盛夏的峨嵋山

3.0分

3.0分 【我的那些风骚女邻居1】【作者:爱过夏】【完】

3.0分

3.0分 吴越红拂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xcsdh.com  http://xrw8.xyz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22 博狗资源 All Right Reserved.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